作为一名资深的艺术学者,高名潞先生的“意派”学说既给艺术圈增添了新的看点,同时也招致了各路学者的众说纷纭。学说本身的适用及科学性与否暂且不论,它的产生之初就带有巨大的风险性。尤其在当下复杂的艺术环境,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评论家都执著恪守着各自奉仰的理论,“意派”学说的高调登场无疑让倡导者在背负巨大的心理、社会压力的同时,也必然无法归避的承受众矢之的。 “意派”理论的核心理想是“人、物、场”三者融合的当代主义境界和体系,并期望找到超于以上之外的意念。依笔者拙见,这样的理论听起来不免有种悬浮于空中的飘忽之感;同理遵循此思维逻辑“意”化到“意派”展览现场,不知艺术大众在面对展品的同时,是否也能找到可以长久驻足与共鸣的理由?如果,这仅仅只是一场有预谋的学术权力纷争,那么终将会随时光荏苒而出局;倘若,真能如愿掀起艺术界的学术研究浪潮,倒不失为一次意义非凡的“抛砖引玉”。“意派”之路究竟能走多远?它又将走向何方?倡导者面对质疑又将何以回应?愈加成为艺术界关注的焦点。
解读意派
    “意派”是我在2007年的时候提出来的。我提出这个概念的本意,是想用它替代抽象艺术这个西方概念。因为,要解读中国的当代艺术,特别是和传统非常相似的一些艺术类型,完全搬用西方概念是无法解释艺术家的意图、艺术创作的语境以及艺术作品的历史联系的。
    “意派”是我本人的理论观念的合理延伸。不过,“意派”应该是一种自足的理论,我希望它既可以作为一种批评理论去阐释艺术作品和艺术现象,另一方面也是对一种艺术美学的描述和概括。这种美学不专属于中国,它应该是国际的,事实上在东亚甚至西方都可以找到它的代表性艺术家和作品原型。当然,中国很多艺术家及其作品应当是“意派”的主要代表。
    “意派”不是一个以具体媒介为实体的流派名称,它的理论含义应当涵盖各种艺术媒介,特别是视觉艺术,比如建筑、绘画、影像和装置等。它是一种视觉艺术美学。
——高名潞
“意派”—— 一种全新的思维方式
参与人员:高名潞,周彦,何桂彦,王志亮,冀鹏程,张敏,张丹纳,张光华
地点:今日美术馆五楼会议室
主办:高名潞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第一部分:“意派”的基本概念
* 周彦:“意派”能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据自己的位置,是对中国美学现代性的总结。
* 何桂彦:“意派”是一个跨文化的思考,是对中国过去三十年艺术史的重新梳理。
第二部分:“意派”面临的挑战
* 王志亮:“意派”能超越“二元论”思维模式吗?
“意派”内涵的边界是什么?“意派”和“极多主义”、“理性绘画”重叠了吗?

* 张光华:“意派”是否要建立另外一套话语霸权?
* 何桂彦:“意派”如何去概括“理性绘画”和“极多主义”这两种存在一定矛
盾的艺术追求?
第三部分:“意派”的历史意义
* 何桂彦:“意派”的现实意义为何?
第四部分:“意派”展览的呈现方式
* 章润娟:“意派”所选的国外艺术家,是否和我们本土艺术家存在文化隔阂?
“意派”之宿命论:代表人物—牟群
引言:中国的前卫艺术正是在西方的前置发生和全球化的潮流当中自觉产生的,这些艺术家的认识论也许带有某种中国人潜在的意识,但在总体的价值取向上却是因为处于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他们艺术的整体价值是全人类的,是全球化普世化的,当然同时也是西方前置的。为什么要将这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艺术发生归纳、遣返回三千年的必然规定中去?这是一种宿命观。
“意派”之臆想论:代表人物—牛见春
引言:2007年,高先生就“意派”首次提出明确主张,并佐之以大量艺术品和艺术家的旁白。我当时的反应就是“境界”之于“意派”,肯定是“皮”之于“毛”,梳理了一堆西方理论,然后与传统拜把子论交情。但是,等我看到《“意派”导论--一个颠覆再现的理论》才知道,:高先生的“意派”的“毛”,竟没有找到他希望依附的“皮”,“意派”是一个空中楼阁,只存在于其构建者的想象中。
“意派”之文化保守论:代表人物—鲍栋
引言:王一川先生比高名潞先生要谨慎和清醒一些,他限定了某一个概念的历史性,或者说,他意识到了任何一个理论概念的有限性,如果任由一个概念的外延无限地扩大,它就失去了理论意义了。学理的基础是逻辑,而逻辑则必然有其限定性,如果一个命题可以在任何条件下成立,那么这个命题肯定不是一个逻辑命题,或者说不是学术意义上的真命题。
“意派”之价值论:代表人物--廖邦铭
引言:这次展览是高名潞的“意派”理论在公共交流空间的一次实践,或者说通过这次实践使自己的理论得到“现实补充”。但是,展览最后却相反的证明了“意派”的理论建构是不合时宜的、是对时代的反动,是开文化历史的倒车,是精神意识萎顿的症候,完全是传统文化精神理念中最为糟粕的东西的展现。是“新民族文化的鸦片”——披上一层现代性文化外衣的心灵麻痹剂。
“意派”之玄学论:代表人物—吴味
引言:高名潞的“意派”无论是原理来源、还是用西方当代艺术理论重新解读以及作品实例印证等方面,都没有改变古典“意学”的“意”的成分、结构、性质、特点、意义指涉和产生机制等,所以“意派”就是中国古典“意学”。“意派”用西方当代艺术理论重新解读中国古典“意学”实际上是一种玄学附会,它改变不了“意派”的玄学性质。
“意派”之感性论:代表人物—庄保林
引言:通过高名潞先生的学术主张和活动,我们不难看出他是一个喜欢创造名词有点八股,又有点学究,又爱折腾的“老学者”。搞了很多的艺术活动和名词都非常牵强:早前搞了个抽象艺术大展,前一段又在798搞个了“公寓艺术”,接着又搞了个“八五纪念”,你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做好多事情都显得不切实际,又不知所云,文章也写得玄而又玄还显得很高深莫测,但是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意派”之混沌论:代表人物--程美信
引言:“意派――世纪思维”画展,参展艺术作品与高名潞先生的“意派”理论有没有内在联系,姑且不说,但作为“意派”理论创始人的高名潞,他在不同的场所及文章中都声称“意派”三元论打破了二元论的局限性,并创立了21世纪新思维以及中国美学体系。这种豪言壮语显然有失学术严肃性。匪夷所思的是,高名潞连“二元论”的理论性质没有搞清楚,竟然宣称打破了二元论的局限性。
    “意派”非风格之意,乃思维模式之谓。“意”乃“理、识、形”之契合,与再现、分离迥异
    “意派”非派,因“派”有流派之嫌。而流派系古典师承之概念。取“意派”之“派”,实欲有别于西方“现代派”或东方“物派”。走出现代性藩篱,树“世纪新思维”。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因知古人不谈“真”,只谈善与美,艺术并非模拟或再现真实。然西方艺术始终以“再现”为真,以替代为本。替代者,以艺术表征现实、观念或逻辑。于是乎,写实、观念及抽象遂主导二十世纪全部艺术之历史叙事,中国亦不例外。
    “意派”试图树立非再现、非替代与反分离之思维模式。谋求自由、契合与整一。艺术与人生不可互相替代;理、识、形不可分离;言、义、象必须共生。
    在言外、理外、象外求“是”,然其途径非“是中之是”,实乃意在言外,“不是之是”。
    意派展分为三部。一为“人”,人之本为“思”,故曰“意思”;二为“物”,见物方可感物咏志,故曰“意见”。三为“场”,意之驻所谓之场,故曰“意在”,境界之谓也。
    七十八位艺术家来自五湖四海,携二百余件作品参加“意派”展览。论年龄,既有二十俊杰,亦有古稀之年,熙攘切磋,共襄盛举,何其壮观!论作品,则横贯文革后三十余载。论风格,则不拘媒介手段,或严谨,或散漫,或开张,竞相标举意派之我见。
    “意派”者,理之悠远,识之广博,形之浩荡也!有朋自远方来,若吾等能将“可思、可见、可在”献与诸位及雅集,不亦悦乎!
己丑年四月廿九日于酒仙桥
* 《意派论》--序
  * 意派今日
  * 意派访谈
  * 当代艺术要讲理
  * 中国抽象艺术三十年1
  * 中国抽象艺术三十年2
* 中国抽象艺术三十年3
    “意派”是高名潞先生在2007年总结中国当代抽象艺术时正式提出的一个艺术词汇,至今已有三年时光,质疑声也每每伴随着曝光率而此起彼伏。诚然,“意派”学说借以发扬中国传统古典美学之精华,将中国当代艺术无界限的归于“大一统”的理念之下,这难免会招致不同学者的思想分歧。有的据理力争,逐一反驳,有的则直抒胸臆,干脆轻视到底!艺术界的纷扰,总归是这样一浪接着一浪走,脚步永远不会为谁轻易停下。高名潞先生似乎对此早有准备,也拥有足以宽广的胸怀承载尖锐的说辞:“我现在感觉批评还是外围的,口号性的,我希望有人找到我的硬伤”,只此一句,就足以完美了“意派”事件的始末。换言之,也给了笔者可以无限意想的空间:如果“意派”学说自诞生之日起就必然伴随着瑕疵,或许,也只有高先生本人才能真正了解他言语里的“硬伤”所在吧!
更多特别策划
频道推荐
展览
杂志
艺客
崇真艺术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服务条款
在线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2 崇真艺术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3827 沪ICP备12016572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