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的北京、上海、昆明、成都、南京、杭州等大中城市,有相当多的一批艺术家将便宜的废旧仓库和厂房租下来,用艺术和心血把它们变成有人气的艺术家园。
    在798之前,有过一个圆明园画家村。
    在798之后,又有了通州宋庄画家村。
    乱始乱终的圆明园画家村因为没有文化式样,没有商业模式,注定短命。而在否定小产权的现实政策和当地村民开始反悔的夹击下,通州宋庄原创艺术与卡通产业集聚区隐忧犹在。相比起来,同是艺术家和文化商人聚集地的798要幸运得多,尽管房租年年上涨,租金直线上扬,起码已经形成了特色。
    然而,传来的与798物业的种种矛盾,却也让人忧心。艺术家说,我们原来的那个纯粹的798不见了。尤其在金融危机后,更是一片萧条。当然,没有商业运作,798会退色。没有艺术含量,798就没了特色。没有政府支持,798或许也没有现在的规模。都没了,798就还原成了很有特色的老厂房。
    我们不得不思考。在一浪接一浪的波涛中,798艺术区将何去何从?
 
  798艺术区小史
    北京798艺术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北部酒仙桥718大院内,是21世纪初在原有工业建筑闲置空间的基础上逐渐发展起来...
 
      2002年到2006年的四年,798一方面继续是一个文化人士的世外桃源,一方面也开始成为一个动物园,一个文化艺术的动物园。越来越多艺术家和机构的进驻,若干极具国际影响的大型展览,现代书店、北京东京艺术工程、时态空间和at cafe等一批对外开放的空间的营业,一小部分媒体的宣传(主要是798内部的媒体及少数艺术媒体),使得798越来越多地吸引外面的人走进798。其中的一部分人就是希望能够一睹艺术家创作风采的观光客,在他们的感觉当中,798就是一个关满了会画画的长发艺术家和他们作品的笼子。
    人越来越多,当798艺术区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之后,这里就逐步被商人变成了生意场或摇钱树。艺术家所追求的是种比较纯净的东西,他们不屑与商业为伍,可是即便艺术家们不爱听,艺术或文化市场也离不开商业运作,他们和他们的作品必然要跟商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有舆论担心,如果798的商业味太重,不仅会亵渎艺术,还会让艺术家们失去这块艺术领地。
 
 
    法国籍画家郝光在其博客上向北京市市政府发出公开信,“快来管管我们吧,798快要完了。”郝光在信中说出了798艺术区管理者的各种弊端,高房价、环境的破坏等等,希望政府能够干预此事。但更直接的因素还是利益之间的冲突,在高房价的作用下一些画廊开始撤离了798艺术区。  
   
  798艺术区,商业了又能怎样?
798艺术区的N种姿态
九点艺术画廊:798的另一种商业模式?
穿梭于奥运效应中的798画廊?
798艺术区遭遇“更年期”?
798:真实与虚幻之间的浮游岛?
  798的烽烟与未来
法籍画家炮轰798 望政府干预
画家:798渐冷让我很寒心
798房东向承租方索赔5000万
      2008年11月,北京798艺术区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随着房租、管理费的居高不下,加之金融风暴影响,798艺术区内,转租画廊的广告随处可见。“10月开始,很多画廊的销售为零,如果这个局势继续下去,三四个月后798至少有1/3的画廊面临倒闭,或者负债。
    在经济寒流的侵袭之下,北京798艺术区面临了一次重创式“阵痛”。
 
  金融危机放大798之“乱”
艺术家喊贵,物业公司叫苦“798”何去何从?
红门画廊关闭798艺术区分支
北京798画廊遭遇倒闭危机
北京798艺术区风光不再
  朱其:今年的798艺术节
拷问“艺术”的798
2009年798艺术节帷幕拉开
 
  798变局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境遇
    798从一个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集聚区,进而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品的集聚展示地,经历了不短的时间。随着当代艺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广受追捧,在2006年~2007年,中国当代艺术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几乎达到了一种癫疯的状态。在这种背景下,798似乎在一夜间成为了一种艺术时尚区。
 
  798画廊危机
    蔓延全球的金融危机显然也没有放过艺术品市场,春节过后,往常热闹喧嚣的798艺术区里仍有近一半的画廊闭门休整,敞开着的画廊也罕有收藏家光临,公告栏里画廊“提包即可入住”的转让广告随处可见,艺术圈里不时地传出画廊搬走倒闭的传言,在恐慌的气氛里。
 
  艺术家要逃离798艺术区 本能还是商人逻辑?
    转租画廊的广告在798随处可见,这或许和金融风暴的大背景有关,但也许与金融风暴并没有直接关系。艺术家为798的未来担忧,是艺术家的本能;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的逻辑。两种逻辑各自保持着自己的方向,只是难有交集。
 
  艺术区核心价值:重艺术或重商业?
    798艺术区因上个世纪50年代建成的工厂——798厂而得名。改革开放以后,该厂经营陷入困境,大片厂房闲置。1995年,中央美院雕塑系隋建国教授以每天每平方米0.3元的低廉租金,租用了一个3000多平方米的仓库作为雕塑车间,此举开启了798...
 
  盛宴与退席 看798艺术区的转变
    受欧洲经济衰退的影响,一些国际顶级奢侈品牌纷纷移师中国。除了各大顶级卖场,798艺术区也向它们敞开了怀抱。同样受经济环境的影响,798的各大画廊也显得生存困难,有退场之势。这一进一退,在艺术品与时尚消费之间,显得颇有意味...
 
  798路在何方?
    798原来只是北京的一家无线电器材厂的破旧闲置厂房,后来被一群漂在北京的艺术家们发现,租赁了这里廉价的厂房仓库作为自己的工作室。从2002年开始逐渐形成气候,一批批艺术家和文化机构开始成规模地租用和改造这里的空置厂房...
 
      艺术家为798的未来担忧,是艺术家的本能;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的逻辑。两种逻辑各自保持着自己的方向,只是难有交集。
    商业和艺术的结合是必然的,但过度商业化的现状并不是艺术家们的期待。
    金融危机后,艺术圈正在试图逐渐回归理性传统,如同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那样,重新拾起创作的武器,而不是不断地追逐市场需求进行跟风创作。抛开了艺术品天价的种种纠缠,这让人们重新看到了艺术创作的希望。
    而798的画廊与艺术家们也应在这个时机适当的调整,休养生息。
    越来越多的创意区、艺术区的出现,也应该让人们有所深思,对艺术区的管理应尽快走上规范化、法制化的轨道,才有利于双方受益。
 
更多特别策划
频道推荐
展览
杂志
艺客
崇真艺术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服务条款
在线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2 崇真艺术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3827 沪ICP备12016572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