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他们是相爱的,他们又是各自独立的。
    他们像每对平凡的夫妻一样生活,他们在艺术面前亦师亦友。
    他们能给予对方灵感、激情、感动。他们对彼此的作品客观、尊重、理解。
    很多人误解艺术家都是情绪化与个人化的,很难包容和相处,但是实际上他们相处得很好,各自独立却相濡以沫,尽管熟稔却谁也离不开谁,作品风格也并没有因夫妻关系而类似。
    或许,你分别在不同处看过他们的作品,却并不知道他们是夫妻。2010年2月14日,即是新春佳节,又是西方的情人节,正如艺术一样,可以是东方的、可以是西方的、也可以是中西相融。无论艺术家、艺术教育者、评论家、策展人、媒体等等,所有为艺术的发展做出贡献或献出力量的人,都值得我们为之祝福。
    真艺术网盘点出艺术圈的夫妻档,在这个美好的节日,借花献佛,以他们的作品献出本网对所有艺术工作者真挚的祝福。
男左女右
    谢稚柳的绘画在近现代书坛上具有鲜明的代表性,无论是他最早涉猎的花鸟画,或是他后来致力最深的山水画,包括他间作人物画,都以精工典雅为尚。他的美术追求,代表了近现代书坛一股重现宋元乃至晋绘画辉煌的思潮,舆明清以还发展迅猛的文人水墨画派形成鲜明的反差。
    陈佩秋的绘画中,无论是水下的游鱼、寒林中的飞鸟、绿竹中的熊猫,或是蕉叶下的睡鸭,无不蕴含着那种沉静恬淡的境界。这种境界常有一种气静神凝、意淡韵到之妙。她的绘画及书法艺术中,都摆脱了一般女艺术家所常有的织细、妩媚的艺术特色,表现出很大的气度。
    黄苗子的书法融众家之长,雄健潇洒,老而弥精,显示了极其深厚的传统功力和艺术造诣。吸收西方文化之精华,将传统与现代观念融合一体,自成一格。吴冠中先生曾说:“看到他的字,一见倾心,十分喜爱,突出的感受是构图美、虚实美、节奏美、总之是造型美。” 
    郁风艺术的最大特点是丰富多彩和热爱生命,她周游了世界很多地方,把所见、所闻、所感随时注入笔端。她热爱生命,敏感于生命的变化,自然界的一花、一木、一小草都在她的关怀之中,由此而形成了她内在的既刚强又豁达开朗的个性,她是一位有感悟的艺术家。
    列侬:我正在玩这样一场游戏,里面什么都有,有概念,有哲学,有生活方式,还有整个历史运动的潮流。我对优秀的吉他手没什么兴趣,就像梵·高或他妈随便哪个人物,他们的情况也不比现在的我跟洋子好到哪里去。没什么差别,只不过他们是活在那个时代的人。
    小野洋子是独立的个体,一名当代艺术家,她的作品简洁,包含着人的生命中最寻常的诸种情感和感知。当代女性艺术家的“个性”挖掘在她那里已经不是一个问题,她不再缺少各式各样的赞美或者批评,她的独特个性似乎已经在她的经历和生命中展现得一览无遗。
    刘庆和在水墨画空间方面有着十足难得的把控力:墨色经常是铺满、填充在宣纸之上,白色的底子和浓重的墨色拉开了笔墨的层次,简化了复杂的视觉层次,更有利于形象的再现和主题的表现。在他的作品中能够看到更多的层次感、空间感,中西结合之凸显自不必多说。
    陈淑霞的作品是对真实的感悟与超越,生活中的感人至深之处,对他人可能是具体的人和事,对自己却可能是自然和天空。大部分人不是苟且生活就是批判现实,逃避和责任纠缠得人心神难定。而她在画布上对纯真明丽的追求,不过就是一种艺术对生活的平衡。
    王玉平的作品以思想性和蛹动在画面中的那种鲜活的生命力征服着观众。他从一个独特的视角、以哲学式的思辨向我们展示了画家的内心世界。流涟在他的作品前,你会惊异色彩和笔触的调度是如此机敏、洗练、和谐、游刃有余酣畅淋漓、出人意料的视觉效果,倒映出画家的无尽智慧和才能。
    申玲的艺术魅力源於形式和内容的共振关系,其酣畅淋漓的笔触,夸张怪异的造型,浓郁强烈的色彩,异常准确地捕捉到了人物气质和内心世界,表达了她对当代都市景观的认知。同时,激扬的情感表露并未使她丧失智性思考,其作品也是对人性的审慎批判。
    叶永青的画面开始产生了一种空灵寂静,并在一种纯粹性中模糊了它可能被传递的原先被影响的文化特性。叶永青的图像风格像中国的水墨画的“虚空”,但又像是一种现代简约风格;图像线条像中国的书法,但又像是一种出自神经症患者之手的无意识涂写。
    甫立亚作品的兴趣仍是关于女性的,关于女性的欲望而非稍纵而逝的时尚。作为欲望的传达物,为了展示与时尚和完美有关的体态,她们的身体遭受的摧残难以置信。更多的时候,她们自己充当着这种催残的施刑者,其实女性外表的完善是男性以自己的现实意识主宰女人的产物。
    刘小东作品中的人物,总是处在不愤然,不沉思,不爆发和不极端的状态。它们被一种自在的满足所控制,他们都处在瞬时状态,被眼前的情景所抓住,从而将自身从自身的历史状态中解脱开来。但是,这种对自身历史状态的解脱,恰好构成了自身的历史状态。
    喻红可以说是一位坚持着写实和现实手法的艺术家,而她的写实又往往多了几分中国方式“写”的意味,也就是有一种写意和表现的倾向,而同时,在她的关注关怀的对象,在她表现表达的内容,在她选择的图式和介材等等,都体现出一种当代的观念性。
    王功新的装置作品中流露着厚重的中国情结,本性的选用最熟悉、最富有情感的元素来传达视觉感受,深刻地挖掘那些对当代生存状态产生影响的因素,把它们带到作品中。他的独特视角使其作品与其他国家的艺术家拉开距离,找到他自身的个性化存在的位置从而参与共同的文化讨论。
    林天苗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女性艺术家之一,其作品风格被艺术评论界评价为具有“尖锐、敏感、直指人心的女性气质”。我们从她的艺术中还是可以看到,艺术家以纯净的艺术心理梳理着凌乱的重复生活节奏,以自己特有的艺术方式演绎着简单但饱满的生活语言。
    曹静萍运用生活上媒介的能力,在艺术家中并不多见。他的油画作品能够把非常鲜活、丰富的色彩并置于画面,不含混也不紊乱,显然得益于他对当代人视觉经验的了解……也期许这种诗一般的栖居,只存在于艺术之中。如果艺术能使人心存怜悯,善待生命,我将永远热爱艺术。
    陈可的作品,无论是绘画还是装置都显得温润、哀伤且又美丽,“煽情”的近乎催眠,非常能打动人。她的作品总能唤起人们记忆中的某些东西——具体的、不可言状的。陈可的作品不仅仅表达了艺术作品本身的动人魅力,更重要的是她找到了一条个人艺术之路。
    陈飞的画,那些体形肥硕甚至是无头无脑的肉球人物造型,还有那破体而出的珍财异宝,构成了陈飞绘画的最基本形象图式。显然,艺术家的作品带有非常强烈的针对性。换句话说,艺术家在自己的作品里如此鲜明地对财富和欲望的判断,必然有着无法摆脱的内在冲动和外在客观因素。
    罗珲:在这信息无限的时代,什么都可能会互相碰撞,又可消失无踪。谁都可以是任何角色,不背负责任,无拘无束…… 这是一个令人弦目的虚拟的世界。而画画对我来说,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虚拟。在画面上虚构另一种存在, 这样的存在,是可以隋意颠覆现实生活中的存在的,我乐此不疲。
    陆春生的作品之所以有着很独到的视角,在于他打破了纪录体和小说体之间的分界线。他在观念和方法上达成一致地扩展和延伸了对日常生活的探究和询问,定点的拍摄,无限延伸的连续镜头,以及非专业的摄制技术,把超现实主义和中立客观的态度一起糅合进了作品中。
    丁蓓莉有着非常扎实的传统功底。她用类似电影空镜头般的视角和跨越东西方绘画风格的语言,把烟波浩淼的大海表现得神秘莫测,那种灰白迷茫的色调与她近年来的摄影实验不无关联,但画面内在的意境却又令人联想起宋元绘画的萧瑟。她的风格已经走向广阔的空间。
    张见的作品竟意外地有了一份“后现代”式的新意,而他的笔墨感觉却又那样的传统,从那一丝不苟的千丝万缕的“高古游丝”之间,分明流露着纯粹的中国式的诠释。许多人评价张见的画作洋气、贵族气,除开画面中可见的古典的形象之外,这一层“新意”大概也是很重要的依据吧。
    高茜表现出的素养是古典式的、学院式的文人画传统,她的作品显然具有宋画的风范,画面空、开阔,线性造形如春蚕吐丝般严谨,但笔意中又显然透露出女性的纤细和娟秀。她以诗人一般的情怀去融解画笔下的造型,向你娓娓诉训现代都市女性的自我生存状态和内在意识。
    杨剑平的雕塑作品中,似乎有一种令人无法避开的物质性挑逗,那是一种由完美的、富有弹性的女体所挑起的感应,然而也因为她太完美、太过坦白无饰,反而让“暴露—掩饰”的关系失去了根据,人们总想在暴露的肉体之外,寻思一些别的来填补,于是他的艺术品变得耐人寻味。
    陈小丹:我在花的立体造型上加些平面具象的符号来直接说话,整体显得时尚华丽热闹。我其实不太做人物,连习作人像也不大画,但我还是关心人,这可能是我们这代人的一个情结,即对人的弱点和不完美、人的情感和美丽等等比较感兴趣挖掘。我希望通过花去表现和探讨。
    宋冬的艺术是随意的、日常的、有时是躲在一边不宜发觉的,以及在随后展览期间的消失都以某种方式制造着可以忍受的距离。这个距离不能用东方和西方、或传统和现代的差别来解释,它是当代生活日常性以及由这种日常性所产生的对当代生活的正当性的要求之间的差别所形成的。
    尹秀珍从九十年代开始投身当代艺术,放弃绘画手段转而创作大量的装置作品,作品大部分的材料都是来源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的物品,像旧衣服等。生活就是艺术,二者本身不可分开的观念处处体现在艺术家的作品中,用“现实”来制造艺术,通过艺术展现“现实”。
    孙原和彭禹生活与工作在北京,以他们富有争议性的装置与观念作品闻名。他们使用的材料包括人体的脂肪,动物标本,甚至婴儿的尸体。他们的作品通常体现了对于生命与死亡,以及人类生存状态的矛盾性的思考。他们的作品也广泛地被国际和国内的艺术机构以及私人收藏。
    彭禹:我常常把作品当作想法上的检验,那么我就要注意检验的过程。作品不是我和社会之间的终点,而是一个桥梁。我需要通过它输送我的观点、态度、方法和价值观。别人也可以使用这个桥,这也是一种建设。如果被叫做艺术当然好,如果不叫艺术也不差,只要它本身还不差就行。
    计文于朱卫兵作品里的花、茎延续了艳俗艺术中较为流行的色彩,相对“耍大顶”中圆柱的粗悍,计朱作品里,被人群紧“拽”手中又似乎不太把握得住的纤长花茎——光秃秃的花杆看不到一片叶子,这一重要陪衬物的缺失令人感到严重的不真实,粉色的花朵也显得虚脱。
    朱卫兵、计文于维系了以往朴实、简练同时也暧昧的作风,相信实验艺术领域,在使用布作为创作重要材料的艺术家中,计朱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如果能避免日后可能的材料的过度符号化倾向,相信借助“布”——这种颇有中国味道的材料一定会给他们打开一扇大门。
    映里、荣荣的作品是对从死亡和废墟到重生和超越的视觉叙事的充满诗意的沉思。人与生存环境、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他们经常关注的主题。同时,荣荣映里的摄影作品执着于对传统手工照片和暗房技术的探索,赋予传统黑白摄影以一种常人难企的高度和创造力。
    荣荣看来,数码技术虽然很完美,但只能是表面的美,没有渗透力和空间感。他说:“黑白胶片在经历过时间的洗礼和空气氧化后,更具一种无法比拟的美感。”所以,荣荣和映里从来不用数码拍摄,大部分作品都是用黑白胶片拍摄而成,偶尔照片也是采用手工上色而成。
    瞿广慈和今天大多数关注同类题材的艺术家不同的是,瞿广慈的作品拒绝了当代艺术中的低俗化处理方式,无论他涉及到的问题是多么的荒诞不经,他总是一本正经的从事着他的图像改写工作。这就像一个讲笑话的人,你只有一本正经,你的笑话才有效。
    向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解决自身的问题应该是创作的起点,这有点像¾¬营自留地,所以我的创作状态始终像个小农。很多时候,我感觉自己只是表达的愿望太强烈了,不管是不是表达得好,先表达了再说,说多了,或者你的语言强大了,别人就会来听了。”
和如琴瑟
    栗宪庭廖雯:我们可以相当程度上排除非情感因素的干扰,相对单纯地面对个人真实的情感状态,相对充裕地维护各自正常的工作状态。我们有一种任何人无法取代的默契。
   李旭江梅是朋友圈公认的“专业恋人”,他们有相同的事业和追求,共同的业余爱好,工作上相互欣赏,生活中彼此扶携,能做到这些也是他们彼此的信任所决定的。
    傅申陆蓉之:“平静来自于我们彼此都曾经历过的轰轰烈烈的爱情。因此,更懂得宽容、感恩、珍惜和爱,要懂得满足和感恩。这样,生命就会有更多愉悦和快乐。”
夫唱妇随
    尤伦斯夫妇热爱艺术并乐于分享。造访中国多次之后,对中国当代艺术钟爱有加,收藏了大量艺术品。尤伦斯基金会在中国寻找立足点,并在北京成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刘益谦王薇夫妇在09春拍豪掷两亿元,王薇喜欢收藏革命重大题材油画。今年春季的艺术精品,几乎半数上被他们收归囊中。他们的超大手笔将国内顶级收藏家的门槛大幅提高。
    罗根夫妇收藏的艺术品中,既有过去30年里西方主流艺术界所熟知的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也有亚洲等国新兴艺术家的新锐艺术。是目前世界上第二大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收藏家。
编者结语
    200是纷纷扰扰的一年、金融危机的尾风扫着、王林和吕澎吵着、高明潞在意派的路上执着着、建国60年欢庆着、当代艺术院折腾着、亿元拍卖叫嚣着、北京艺术区拆迁着……时不时的出个假画事件、抄袭事件、对骂事件,这么闹腾着就走到2010年。艺术圈不需要安静,但艺术圈的每个份子都需要平静、需要思考……
    东西方文化的交集在新年伊始给了我们别样的感受,盘点艺术圈中的甜蜜夫妻档,无疑为这一年平添了许多温情,真艺术网也真诚的希望能给热爱艺术的朋友带来既浪漫又温馨的艺术享受。如果您是执着于艺术的人,那就继续与我们分享艺术带来的力量与感动,如果您是初涉艺术殿堂的人,那就在这个情人节与艺术谈场无悔的恋爱吧……
更多特别策划
频道推荐
展览
杂志
艺客
崇真艺术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加入我们
服务条款
在线服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Reserved 2008~2012 崇真艺术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3827 沪ICP备12016572号 联系我们